关于我们

ABOUT US

据报道,近日,考古人员在南昌一西汉海昏侯墓里挖出黄金堆,简直是亮瞎眼啊,据专家猜测,这些黄金很有可能都是当时朝廷赠予墓主的上币。西汉上币又是什么?

11月17日上午,南昌西汉海昏侯墓主椁室西侧出现数量惊人的金器堆,包括数十枚马蹄金、两盒金饼等等。“这也是目前在国内西汉墓葬考古中保存最完整,数量最集中的一次此类文物发现。”专家组副组长张仲立说。

此前,在南昌西汉海昏侯墓主椁室的考古发掘工作正式启动之日,专家曾发掘出土两枚马蹄金,其底部刻有一个“上”字。当时专家分析称,这个“上”字有可能两种可能。

1.jpg

网络配图

“第一种可能是代表‘上币’。因为在西汉时期,黄金属于上币,青铜铸造的五铢钱属于下币。另一种可能是,‘上’字代表这个马蹄金是由上林苑三官铸造的,而上林苑三官是汉武帝时期铸造钱币的机构。”

面对今天发掘到的黄金堆,张仲立认为,这批黄金的来源更倾向于第二种可能性。“有文件记载,汉武帝曾铸造了一批黄金,从目前观测来看,南昌海昏候古墓目前出土的这一批黄金和记载里的很相似。所以这些黄金很有可能都是当时朝廷赠予墓主的。”

不可否认,西汉黄金之巨得益于前朝的积累:春秋以前黄金已成为人们宝藏的东西;到战国时各诸侯都视金为宝,无不尽力搜罗。当时秦楚两国势力最大,财富最多。楚国汝汉地区就盛产黄金,有方形的爰金流行于世。秦国盛时,“黄金万镒为用”;秦统一天下之后,各国的“子女玉帛”自然也包括黄金,都聚在秦王朝的宝库……而这些历代积累的黄金最后又都被转移到了西汉。

2.jpg

网络配图

铁器时代的到来,带动了西汉采矿业的迅速发展,更多的黄金被源源不断地生产出来,也充实着原本就藏金颇多的西汉国库。西汉人们通过不断的实践,除了继承前代的方法外,又发现了按矿脉分布关系寻找新矿和察看金光寻找黄金矿的方法,这在《史记·货殖列传》和《史记·天官书》中都有记载。黄金产地也比过去有所增加,由黄河、长江两大流域扩展到两大流域的纵深地区。参与采金的人数之多也有个例子可以说明:汉元帝时的大臣贡禹,看到当时农业人口大量减少,曾提出了一系列的主张,其中就有一条为:“罢采珠玉金银铸钱之官”,可见至少当时政府设立了开采珠玉金银的专门机构,而在这个机构下面从事采金的人员也一定不在少数,否则也不至于严重到要罢免。

除此之外,罗马史学家的抱怨也值得一提。他们对西汉时期罗马与中国的外贸交易耿耿于怀,认为罗马花费了数量巨大的黄金来购买中国的丝绸及其他货物。比如一种名为“缣”的双经双纬的粗厚织物,可以用来制作衣服、口袋,国内时价是400到600多个铜钱一匹,但在罗马市场却与黄金同价,即一两黄金一两缣,一匹缣约25两重,即可换取25两黄金。据罗马史学家普林尼统计:西汉时,罗马帝国每年至少有一万万赛斯脱奇(sesterce,古罗马计量单位) 的黄金流入中国(还包括印度和阿拉伯),这个数字是惊人的,折合成现在的计量单位超过5吨。难怪罗马的史学家会抱怨,用黄金换取中国的丝绸,是后来罗马帝国经济衰退的主要原因。

501225148.jpg@100q.jpg

网络配图

由中间商安息人经由敦煌、新疆到小亚细亚以及叙利亚、埃及的丝绸之路带回来的大量黄金,不仅来自有着充实国库的罗马,还包括沿途的叙利亚和埃及等国。这些国家很早就使用黄金作为对外支付的货币,它们经济相对落后,对黄金的需求量很有限,因此也愿意用黄金来换取中国的货物。另一方面,由于西汉时中国是世界上少有的经济和文化都很发达的国家,商品输入相对较少,因此黄金几乎不外流,只有少量的黄金流到西域、南海各国购买奇珍异宝,如汉武帝时常向大宛购买良马、向海外购买珍珠、琉璃等,仅此而已。

来源:趣历史      日期:2017-03-24 

此处显示 class "clear" 的内容
产品中心

PRODUCT

1 2
此处显示 class "clear" 的内容
成功案例

case